No Pain No Gain

欢迎大家!称呼我木莓就好ʅ(´◔౪◔)ʃ
不定时回归,目前喜欢YYS博晴

—— 【韩叶】吼风(2)

可让我好等啊,终于更新了,love you =3=

渔夫和他的灵魂:

 @No Pain No Gain 好莓生快www

明年也一样爱你!

码了五千,剩下的下次更给你www【免得我弃坑【等

捎带了虚空迅www当然just清水粮食【

前面的在这里→(´·ω·`)





那是森林里最突兀的一片空地,周遭只有几棵参天榕树,茂盛枝叶彼此连接着几乎将整片空旷地域遮蔽住,只有最中心的一块地方被留了下来,犹如一方天然的小小天井,从里头漏出巴掌大小的一方炽烈阳光。而四周除了树干藤蔓,榕树密密麻麻的气根也将这一片空地包裹起来,稍远的地方隔着低垂气根几乎看不到里面任何景象。

而这些榕树生长至这般模样的原因仍然没有任何人能说清楚,来这里的人只需要抬手分开深褐色的条状帘幕递上报酬即可,关心得太多难免被其他人盯上。或许有人知道这里的秘密,但这个秘密恐怕早就和所有不远万里搜集至此的信息交汇在一起,需要你付出那么一丁点儿代价才能到手。

这是整片大陆上最大的情报交流处,只有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森林的人,才有能耐送出和得到第一手的消息。

但这里的外观,遥遥看上去也仅仅是个怪模怪样的树屋罢了。

树屋里头的人流密度恐怕是森林中最大的,但你即便就等在帘幕外面也难以听到里面的说话声,秘密被严格保护,大部分人只有抛出银币和筹码买酒喝的时候才会发出最大的声响。

李迅歪歪扭扭地坐在硕大酒架前面,等着别人找他买酒。外头的人只知道他的代称是“鬼火”,他自己却说他只是个跑腿的,大老板和二老板一个赛一个的可怕——据说上次来这里闹场子的就是被二老板一脚踹碎了五脏。

毕竟大部分人都是懂规矩的,来了,买酒,换消息,走人。酒钱是给这个地方的酬金,所以李迅卖的酒都是些味道奇怪的便宜货——也有些是他身边那个年轻男孩搞出的诡异实验品。

说起来李迅也并不像个年长到可以掌握这片区域的人,但没人看得出他的年纪,外表只有二十岁左右,内里却不知道埋着多少纵跨千百年的秘辛。来这儿的人都清楚得很,只要跟他说要买酒柜上层那瓶最贵的酒,他就会在收取匪夷所思的高额报酬后给你一个问询的机会,无论什么问题都一定会有答案。

教会秘闻,宝藏所在,皇朝轶事,只要你问得出来,他就答得出来。

至于你问来有什么用处亦或是究竟达不达得到目的,这些统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“我只是个跑腿的,”他半真半假地朝你笑着,平平无奇的样貌是最好的荫蔽,“长了耳朵,长了嘴,都只用在该用的地方。”

 

但今天的树屋里有些不对劲。

 

“鬼火”不在。

 

前来买酒的客人拎着手里的钱袋子,站在酒柜前却找不到李迅,那个平日跟在李迅旁边的年轻男孩朝那客人礼貌道:“他被人叫走了,钱可以给我。”男孩礼貌且规矩,挑不出一点瑕疵,客人并未多问,直接递上了钱袋。

李迅是被一个鬼鬼祟祟的戴着奇怪兜帽的男人带走的,虽然硕大的兜帽罩住了几乎大半个身体,但眼尖的旁观者们依然可以根据身形揣度出这是个男性。那人进来之后并不像其他客人一样环顾一下四周,而是径直走向了光柱旁边昏昏欲睡的李迅。

即便有人对那位兜帽先生有所在意,他们也无法听到两人的任何对话——连一丁点儿微妙的声息都听不见,仿佛被一道透明的屏障隔绝了似的。

但李迅听得清清楚楚,那个戴兜帽的人在他面前低下头来,宽大罩袍的阴影笼罩了他周身,他看不清那人面容,只能感觉阴影中对方唇线开合:“我要最贵的那瓶酒——鬼灯萤火。”

好久没人在他面前喊出这个名字了。

李迅的错愕时间并不长久,他脑海里走马灯一般推断过几种可能性,这个声音的主人——他简直难以相信他推测出来的结果——居然是……

他嘭地一声从凳子上跳下来,朝着对方咧出一个近乎灿烂的笑容:

“叶神,劳您大驾,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地方?”

“客气,”那人稍微掀起自己的兜帽,倾斜的光芒只能掠过他温和眉眼,瞳孔中光华流转,却瞬间就又沉入了黑暗,“有事求人,当然要主动一点——李先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大概也能猜得到我意欲何为。”

李迅心里痛骂,脸上却还得苦哈哈地向对方赔笑:“叶神这是哪儿的话……”

对方直起身子来,朝着外面带路似的一伸手:“请吧。”

李迅心道:惹不起,惹不起……

 

叶修四人被李迅引着进了树屋之下的一个地下室,虽说是地下室,却修得宽敞痛快,依高英杰来看,比起尖塔最大的礼堂也毫不逊色——而且大厅四周,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门洞,四通八达,大部分都上着黄铜的锁。

高英杰暗自在心里惊叹,扭头时不期然撞见了宋奇英的目光,果然也是惊讶且茫然,不知道这么个空空旷旷的地下所在究竟是干什么用的。

李迅是个最精明的,先前看到除叶修和韩文清外还有两个小的,心里就转过了几百道弯,方才他打开一个拳头大小的门洞,敲了敲里头的铃铛之后,立刻笑眯眯地对高英杰道:“小魔法师,对寒舍有什么指教吗?”

高英杰震惊道:“你怎么知……”

叶修的手立刻拍上两人肩膀,一手搭着一个,状似亲密地对李迅说:“李先生,不要欺负我们小朋友年纪轻,至少等我走了再套话,你说是不是?”

高英杰想起之前叶修说的,赶紧闭嘴往后退了退,宋奇英拉住他的胳膊,居然安慰似的朝他点了点头。

……被比自己年纪小的人安慰了。高英杰的脸红到了脖子根。

“……有叶神您……跟那位在,我哪有那个胆子,”李迅瞟了一眼不皱眉也煞气四溢的韩文清,马上作目不斜视状,“我就是关心青少年,尊老爱幼,都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李迅找了凳子请他们坐下,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眼巴巴地看向叶修:“叶神,我实在是想知道……”

叶修从身上乱七八糟的衣袍里摸出一只钱袋,撑开了朝他晃了晃。

李迅往里头看看——空得只剩两枚银币,他绝望地打开另外一个门洞,从里面取出一只半尺见方的小匣子,把里面金币银币统统倒进了叶修的钱袋。

“不愧是鬼火,上道,”叶修眯着眼把满当当的钱袋揣回身上,“你问吧,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李迅指了指高英杰:“看这装束,他是王杰希的学生?”

“对。”

“王杰希居然开始收徒了?这个孩子——居然可以继承魔法师?”

叶修笑:“这是第二个问题了。”

李迅简直崩溃:“叶神!我可没坑过您!”

这时从大厅对面难得没上锁的两个人高的门洞里走出一个人,一身黑衣劲装,背上宽大腰带间插着两把没有鞘的长剑。他有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眼,但却丝毫不显妩媚,反而让人感到一股尖刀似的寒意。

那人走到近前,抱起双臂道:“就算是您,趁着我俩不在欺负这小子也不合适。”

李迅看见有人给他撑腰,却没能仗仗声势,只是看着那男人老实地喊了一声“副队”。

叶修“哟”了一声,“这不是吴羽策吗,怎么今天一个人出场?李轩呢?”

吴羽策冷淡道:“估计睡死在半路了。”

话音才落,就有个同样黑衣的短发男人从一个门洞里走了出来,果然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他看见大厅里的景象,揉了揉眼睛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多人?”

李迅可怜巴巴:“队长……”

李轩背上也是两把剑,不过一大一小,是交叠着背在背上的,大的那把宽刃剑在他坐下来时还略微有些妨碍,他揉了揉李迅的头发,坐在他旁边宽慰道:“就算是我,遇见叶神也是手下败将,你就认命吧。”

叶修看上去好像只是想逗李迅一回,见其他人都来齐了以后便把高英杰和宋奇英的情况给李迅讲了一遍——只是略过了一些最重要的部分,比如高英杰还没有通过王杰希的考核,再比如抚养宋奇英的那位牧师究竟有什么背景。

李迅听完,照例打开一个小门洞从里面翻出个本子,记上几笔之后重新塞进了门洞。

他这才拍了拍胸口,长舒一口气:“哎,舒服了。”

叶修看着李迅身边一左一右正坐着的李轩和吴羽策,耸了耸肩道:“那我可以问了?”

吴羽策:“你问。”

“你们应该都认识老韩,”叶修朝韩文清那边点点头,“我这一趟就是为了他来的,要是李迅应该可以猜得出是因为什么——一百年一遇的情况,很棘手。”

那三人看向韩文清,两方眼神对上,只是平静地重新转移了开来。

李迅苦恼道:“真的吗……那我这么多笔记怎么办?至少有几万本,就算是用马驼,也要好几天才能全部运走……”

韩文清开口道:“你帮我,我可以带出去。”

“啊?真的?”李迅眼睛一亮,“我还没试过白虎运笔记……”吴羽策抬手就给了他脑袋一下。李迅赶紧坐好,“那您问吧,能说的我一定都说。”

叶修道:“很好,既然你知道老韩快到那个时候了,我们就可以省下不少口舌。今年情况特殊,离开森林的人太多,大部分担子都只能堆在老韩身上,所以我们不能让他像往常一样度过那个时候。”

李轩和吴羽策对视一眼,互相了然于心:“今年……确实是。”

“所以我们必须找到王杰希,现在只有他可能能够帮助老韩平安度过那个时期。”叶修从听得一片茫然的高英杰那里拿过那支坚硬的树枝,“这个是大眼留下的东西,是目前找到他唯一的线索——这老东西又不是属耗子的,怎么这么能钻洞。”

李迅心里想你哪有资格说别人老东西……

他接过树枝,左右端详了一阵:“看上去像一种普通硬质树木,但那种树也不是很罕见,我觉得重点可能还是在中间一段这些小孔上面。”他顿了顿,为难道,“我一时也看不出来,可能需要做些比较深入的检查……能不能把这根树枝交给我,我明天给你们结果?”

叶修看向高英杰:“英杰,你觉得怎样?”

高英杰从迷茫中回过神来:“啊?我……”

叶修温和道,“把这根树枝交给李迅,让他检查一下,可能要刮掉点树皮什么的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高英杰挠挠头:“行,反正……反正我自己也想不到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李轩这时才作为主人开口道:“那就请叶神和……”他烦恼了一下应该怎么称呼韩文清,最终还是想了个不过不失的法子,“请诸位今天先在这里休息,等明天李迅研究出个结果再行上路。”

叶修点头,四人便被李迅指分别引向了两个门洞,大小都是可容一人通过的。虽然说是洞穴,但里面却并不昏暗,岩壁上镶嵌了一整列形状不规则的石头,上面好像被涂上了什么荧光颜料,将整个隧道映衬出了微微的蓝光。

高英杰啧啧称奇,李迅带着他和宋奇英朝一个门洞里面走去,韩文清和叶修自然地一起走进了另外一个。

分开前叶修拍拍两个孩子的肩膀,只说明天见,看样子并不觉得他们会出什么问题。

李迅在隧道里带路,侧着身子朝两人介绍道:“这里面是一间卧室,你们两个住大概正好,我们这个地方是靠鬼神之力来开辟出的地下迷宫,”他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,两个孩子互相望望,看见那刀刃上面刻着和之前那两人背上长剑相似的花纹。李迅用力攥住匕首,上面便缓慢地散发出了浅蓝色的光芒,“就是这样的光,我会用它点亮这条隧道里的石灯,你们明天可以沿着灯光走出来——千万不要从其他洞口拐出去,”他咧嘴一笑,“那样可能一辈子也走不出来了。”

高英杰应了一声,略微紧张地握住了宋奇英的手。

可李迅恐吓了他俩一次,意犹未尽地又开始打听,“这位小朋友是叶神带去找魔法师治病的?我觉得你看起来很健康嘛,是什么类型的病?我看看我能不能帮忙?”

宋奇英目不斜视。

李迅:“哎,叶神都是说着玩儿的,我也不是那种专门探听机密的人,我这次是真心想要帮你。你就说说看?”

宋奇英总算扭头看了他一眼,但什么表示都没有——只是底下悄悄地握紧了高英杰。

“来说说呗?我这儿有各种治病的秘籍和名医的地址……”

高英杰总算明白为什么叶修丝毫不担心他俩了——李迅现在只对宋奇英感兴趣,但宋奇英呢,偏偏是个真的锯嘴葫芦……

他看了看兴致勃勃想要套话的李迅,心里给他点了个蜡烛。

 

吴羽策和李轩在大厅里半晌无话。

“……那事儿要是真的,”李轩皱着眉头,“可就真的得做好准备了。不光是李迅的笔记,其他东西也得早作打算。”

吴羽策抽出一把剑,在手里转出了几个花样,上面蓝光瞬间亮起,仿佛在半明半暗的大厅中间开出了一朵硕大的绚烂蓝花。他并不十分专注地看着自己手指间的光华,声音低沉道:“那又有什么办法——命该如此,硬扛着就是了。”

 

韩文清跟在叶修后面往里走,叶修似乎是来过这个地方,熟门熟路地沿着灯光找到了尽头的一扇木门,推开之后果然是一间还算宽敞的卧室,床和桌椅一应俱全,床头上方镶着比隧道里的大上几倍的石头,荧光几乎覆盖了整个卧室。

叶修站在门口发愁:“我靠这个玩意儿怎么弄熄,我上次来它就亮了一晚上,睡都睡不踏实……”

韩文清把他推进去,回手关门,“你上次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不记得了,大概……十多年前,那会儿李迅还是个小豆芽呢。”叶修在房间里转了两圈,顺手打开一扇侧门,“哎哟,还有浴缸,他们趁我不在的这几年搞了挺多新玩意儿啊!”

他走进去试了试,从浴缸上方的黄铜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是用什么术法烧滚了的地下水,颜色极清极干净,在白瓷浴缸里放了慢慢一缸之后仍然清可见底。

“这个确实挺有意思,”叶修难得赞扬别人,“他们那个劳什子的鬼神之力总算用对了地方。”

韩文清没理他,坐在床上合目休息了一会儿。

“累了?”叶修过来弯腰问他,得到韩文清一个轻微的点头之后,叶修把他拉起来,从头到脚开始扒他的衣服,“过来泡个澡,别当了一辈子的老虎连澡都不会洗了。”

韩文清瞪他一眼,自己脱了衣服坐进了装满热水的浴缸,皮肤被熨帖的感觉让他舒服地长叹了一口气。

可没过多久,叶修推门进来,只有腰里围了一条狭窄的毛巾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叶修一笑,“泡澡。”



【TBC】

评论
热度(58)
  1. No Pain No Gain一个摸鱼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可让我好等啊,终于更新了,love you =3=
返回顶部
©No Pain No Gain | Powered by LOFTER